分子筛|活性氧化铝|瓷球|瓷环|陶瓷规整填料

分子筛

3a分子筛,陶瓷规整填料,4a分子筛,5a分子筛,13x分子筛,分子筛价格,分子筛生产厂家

活性氧化铝

热线

13767873126

联系我们

4a分子筛煤炭成澳洲最赚钱出口商品

澳大利亚拒绝淘汰煤炭发电的举措,让煤炭在该国发展持续向好。事实上,5a分子筛煤炭产业对澳经济贡献不容小觑,不仅吸引来了美国重要煤炭生产商来此上市,甚至带动本土中小型矿企强势反弹。在此背景下,煤炭一举超越铁矿石,成为澳最赚钱也最有价值的出口商品。 美最大冶金煤企赴澳上市 彭博社10月23日报道,美国最大冶金煤生产商科罗拉多煤业(Coronado Coal)正式登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澳交所”),将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14亿澳元(约合9.9亿美元)。这不仅是2012年以来澳交所最大一笔IPO,也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一笔煤企IPO,超过2010年Aston Resources通过IPO筹资4亿澳元的规模。 科罗拉多煤业是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能源与矿产集团(Energy&Minerals)子公司,已于10月23日在澳交所开始交易。《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指出,4a分子筛科罗拉多煤业将出售30.1%股份,售股价格在每股4美元至4.9美元区间内。 科罗拉多煤业首席执行官Garold Spindler表示,美国投资者对煤炭的需求大幅下滑,因此选择在煤炭行业仍然强势的澳大利亚上市。上市后筹得的资金将用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Curragh煤矿的生产工作,旨在尽可能地享受当前走高的冶金煤价格。 据了解,3a分子筛科罗拉多煤业在美国有3个重要煤矿,在澳煤炭业务则主要以昆士兰州富含煤炭的博文盆地(Bowen Basin)的Curragh煤矿为主。2017年,这4个煤矿的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总计为7.34亿澳元。 分析指出,美煤企赴澳上市筹资从侧面反映出,澳大利亚已经成为煤炭行业“最后的希望”。澳大利亚行业咨询机构Commodity Insights在一份报告中预计,13x分子筛从目前到2030年,现有和新兴的亚洲出口市场对动力煤和冶金煤的需求仍将持续保持强劲。其中,冶金煤的需求将从2017年的2.75亿吨增加到2030年的3.72亿吨,年增幅约2.3%。 《澳大利亚矿业》(Australian Mining)杂志指出,冶金煤价格反弹也给澳大利亚斯坦莫尔煤炭公司(Stanmore Coal)带来了“意外收获”。该公司2015年以1澳元的价格收购了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Vale)和日本住友集团(Sumitomo)合资开发但已暂停的艾萨克平原(Isaac Plains)炼焦煤矿项目,眼下该煤矿已经进入了扩建阶段。 澳中小矿企普遍反弹 事实上,澳大利亚中小型矿企普遍获利。除了上述的斯坦莫尔煤炭公司,还有怀特黑文煤炭公司(Whitehaven Coal),其正在加速推进冈尼达盆地(Gunnedah basin)的Vickery煤矿扩建项目的环保审批工作。不过,最亮眼的还要属“名不见经传”的澳大利亚动力煤公司TerraCom。 《金融时报》指出,受益于煤炭产业,TerraCom正在从一个“菜鸟”向澳大利亚乃至整个亚洲地区大型矿业公司转型。作为澳大利亚上市的初级矿业公司之一,TerraCom在上一波大宗商品价格低迷期抄底了大批煤炭资产。当时,力拓(Rio Tinto)等矿业巨头为了减少债务抛售了数百亿美元的矿场和煤炭资产,让包括TerraCom在内的众多本土小型矿商趁机入市,眼下煤炭价格回涨,这些公司一举翻身,股价也呈倍飙涨。 高负债加上业务损失累加,促使TerraCom的股价在2015至2016年间几近崩溃,但之后出现反弹,已经从每股0.04澳元飙升至目前的0.78澳元,投资回报率高达1850%。该公司眼下正在寻找合作者共同开发澳大利亚东北部昆士兰州中部的加利里盆地(Galilee Basin),这个未开发的盆地估计拥有数十亿吨的煤炭储量。 值得一提的是,TerraCom于2016年也以1澳元的价格拿下了一个重要煤矿——力拓位于昆士兰州中部的Blair Athol煤矿,同时力拓还附加了一笔高达8000万澳元的矿区修复成本费用。显然,这笔“倒贴”的交易,完全凸显出了当时煤炭产业的困境。 Blair Athol煤矿自2012年以来一直处于闲置状态,被TerraCom收购后重新投入运营。2017年8月,Blair Athol煤矿完成了首批开采。TerraCom指出,随着动力煤价格有望翻番至110澳元/吨,Blair Athol煤矿今年净营业利润有望高达1亿美元,年出口量最终有望达到200万吨。 TerraCom董事会主席Wal King表示,在2013年即煤炭价格触底反弹之前,很多人认为煤电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未来将是绿色环保和应对气候变化为主导的能源结构。“但事实证明,在可预见的未来,世界仍然需要煤炭,既需要动力煤发电,也需要冶金煤炼钢。” 煤炭成澳最大外销产品 《华尔街日报》指出,环保事业和绿色能源崛起,导致国际煤炭市场供过于求、价格下跌,但近两年来煤炭价格落底反弹,加上需求回暖,让煤炭一跃成为澳大利亚最大外销产品。 澳大利亚政府官方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国,2017至2018年间通过出售动力煤和冶金煤实现了610亿澳元的创纪录出口收入。过去3个月,煤炭已经取代铁矿石,成为澳大利亚最有价值的出口产品,这是2012年以来首次。 这样的良好态势也让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了“重启老矿、开发新矿”的行列。澳大利亚ABC广播新闻消息称,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在苏拉特盆地(Surat Basin)的Wandoan煤矿项目终于获得采矿租约,该项目于2013年搁置,此时获得租约意味着重启在即。 此外,印度阿达尼集团(Adani Group)也重拾了对澳大利亚最大煤矿项目Carmichael的信心,该公司就开发工作进行了新一轮热议和研究,并重新开始了融资工作。去年中,阿达尼以“无法与州政府达成特许权协议”为由推迟了价值165亿美元的Carmichael项目的开发工作,昆士兰州政府以该煤矿项目将危害加利里盆地发展为由不同意矿权制度条款。截至去年底,阿达尼也未能筹到开发Carmichael的资金,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3家银行拒绝为其融资。 事实上,“筹资难”是矿企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投资者和融资机构越来越抗拒为煤炭项目提供资金。花旗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投向新煤炭项目的资金规模已经从2012年的100亿美元降至2018年的22亿美元,降幅达80%。 尽管银行和养老基金几乎不再投资煤炭,但私募股权可以填补这一空缺。《金融时报》指出,管理90亿美元资金的能源领域私募股权公司Denham Capital,正在为昆士兰州价值10亿美元的Olive Downs冶金煤矿提供融资,该煤矿计划在70年内每年生产2000万吨冶金煤。 Olive Downs由澳煤矿开采商彭布罗克资源公司(PembrokeResources)主导,预计2020年下半年实现首次产出,并最终有望成为全球第五大或第六大冶金煤生产项目。Denham Capital已承诺向彭布罗克资源提供2亿美元资金发展Olive Downs。

2018(第十四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详情请点击